Gibberish

这是刚才在一本书中看到的一个词。在口语交流中,我们一般会称它“乱码”。后来又查了词典,解释是:

Unintelligible or meaningless speech or writing; nonsense

突然又让我想起了什么。对,这正是近一年来(甚至更早)自己的所作所为。

为了什么?为了缓解痛苦而发泄?好像不是,好像我还没有这么恶毒。不过中间有几次的确像是发泄。

怎么能把过去的事情忘记呢?据说,方法是“不去想它”。在忙的时候、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可以做到,那睡着了呢?

方法是替换掉。不!

Advertisements

无意中的发现

上个月下旬才无意中在 Yahoo pulse 中看到了你 share 的信息,Activate 的时间是2010-03-17日。

我在想,那时候我在干嘛?想不起来了,所有的线索都让自己删除了。凭记忆?想不起来!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定是在做荒唐事——现在想起来让自己无地自容的荒唐事。

后悔?没用了,只能想办法弥补了。

道歉

 

对不起!为这一年当中我做过的荒唐事向你道歉。

 

道歉是为了得到原谅,也仅仅是为了得到原谅,不过,我不想知道是不是被原谅了。

事情的结果只能由我自己来承担。

不同的世界

就像某次所说:提供了足够多的反思的素材。现在的重点虽然已经开始在转变,但时不时还是需要反思的。这种反思也许更像联想,遇到一些事情时,总能让自己想起很多很多。

今天想到的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个,在很早很早以前其实就有过征兆,只是当时觉得能够处理好。现在看来,的确很难,有些勉强了,当然,也可以说成是没有尽力。

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包括思想、心灵以及肉体。肉体的分离——总的来说——是比较容易解决的,是思想的分离造成了这样的结局。思想的不一致,使得即使对方就站在面前,中间也好像隔着一条鸿沟。这样,即便是心灵非常契合,结果也只能是分离或痛苦。

跳出来看一下:可以说,某一方,甚至是双方,就其中一方来说,他的思想、心灵与现实是不配套的。

就这吧,瞌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