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

刚才看到一篇文章(译文:http://dongxi.net/b04cr;原文:http://thinkvitamin.com/design/why-is-chinese-web-design-so-bad/),总是感觉有些地方不顺。写出来,仅仅是想把思路捋一捋。

 

先把我在 Google Buzz 上的留言抄一遍:

“不应该在网站设计上认同实用为王的理念”,对你们来说不应该,我们心里也知道不应该,我们也认识美,也了解美,也知道如何创造美。
但当我这个个体无法存在时,如何去接近这些美?
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韩国传承的核心审美观也是东方的,但你会对他们“说三道四”吗?

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出现“东方”和“西方”这样的词,说明立足点已经出现了问题——参杂了“偏见”的成分。

当然,在我的评论中出现“你们”和“我们”这样的词也是有问题的,同样不利于讨论问题。

 

可以说,在自己前半生的大部分时间里,我考虑问题的时候也是带有这种偏见的。偏见阻碍了沟通,也阻碍了融合。

 

偏见产生于不了解,产生于狭隘。我现在还不清楚,这些是不是人这个物种本质上所具有的局限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有竞争,必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无法消除竞争,即便是融合了,过不了多长时间,同样会分化出几个或者更多个“阵营”。

 

既然是竞争,那一定有争夺的对象——资源,有限的资源,(好像又涉及到了经济学的根本问题,只是在某些描述中将“竞争”改头换面,替换成了“分配”)。

有无限的资源吗?或者,终极结果可能是共赢吗?以我的思考能力,答案应该是零和。

 

为什么要争夺?在满足了基本需求的情况下还要这样做,那只能是欲望。

这是人的本质吗?应该不是,但也许是。世界上的很多文化或宗教都在教导人们摒弃贪念,起码说明有一部分“人”至少在某个阶段或其一生是没有这样的欲望的。

但“它”为什么要教导人们呢?只能说那不是教导,也不是诱惑。只能说是因为“它”和“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狭小、拥挤的世界上,“我们”被诱惑了。

 

被诱惑将产生欲望。“我们”如何不被诱惑,唯一的可能就是,消除欲望的想法必须源自自己的内心,而非来自外界。需要悟。

 

但,两者共同生活在一个世界上,如果“人们”向“它”而来怎么办?“它”只能放弃“它”的肉体,离开这个世界。否则就会进入竞争的循环。

但,还有别的世界吗?不可知。

这是恐惧吗?恐惧源自欲望。

 

 

人可以消除一切欲望吗?就目前而言,“我”还办不到。我还需要让我的生命延续,因为有爱。

爱是一种欲望,甚至包括博爱。

 

生命是什么?肉体还是灵魂?在我的观念里,二者缺一不可——短暂的肉体 和 不可知其“生存期”的灵魂。

 

 

这样的话,我应该是个“人”,我有欲望。

上面的话就是一堆废话。

我需要了解社会。

 

 

真理是直接的,也是简单的。我能触摸到吗?

Advertisements

Null

写这些之前,我居然花了好几分钟想标题!确切点,应该是这篇的 URL 的自定义部分。因为不知道该用 Strong,还是用 Powerful 。干吗?用来说明 Soul 。

没有结果,所以就用 Null 了。

 

另一个用来说明 Heart 的词也经过了同样的过程,区别是,这个有了结果——我选择了 Sensitive,而没有选择 Weak。

 

写到这儿的时候,我好像知道了答案,我应该用 Powerful —— Powerful Soul。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说法。

 

连起来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我本来是想用这四个词来描述我的。

悄悄的,不要声张

你们做了什么我都清楚,但不能说,这正是我想达到的效果,你们也挺配合。

谢谢!谢谢大家!

 

但对于我来说,离理想的目标差了一点,这一点有多少,我也说不清楚,因为没有比较。

在知道的情况下装作不知道,并且是要让自己的心装作不知道,只能是自己给自己营造一个幻境,好难呀!就像演戏一样,并且还是自导自演,但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入戏了。

 

应该可以结束了,因为我已经出来了。

 

嘘~~,悄悄的,不要声张,我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个十年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以那样的方式开始,又以那样的方式结束。

第二个十年,同样以一种很有冲击力的方式开始。但它会以何种方式结束呢?这不需要我来考虑。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十年将是怒放的、灿烂的。

 

第一个十年以一种破灭的方式结束——三个,一个快似一个,接连而至。把它们说成欲求也罢,说成梦想也罢,总之,是那十年中支撑我的东西,几乎是在瞬间轰然倒塌。

新的十年开始了,回头一看,感觉是做了一个梦。虽然以那样的方式结束,但不是一个噩梦,直觉告诉我,机会难得。

的确难得,并且,我有幸抓住了:“破灭”仅仅是个幻象;支撑我的应该是我自己。

 

我依然是“脆弱”的,但我的灵魂足以保护这颗“脆弱”的心。

渐渐发现自己已深深喜欢上了这种结束方式,它有种魔力在吸引着我。上瘾了!突然想到了某人评论《月亮和六便士》主人公的话:追逐噩梦。

 

最后,YY一把:也许老天爷很清楚,单单的一个“破灭”不足以摧毁“我”,于是乎,只能采取这种方式。“我”被摧毁了吗?

 

 

2011-01-24:

犯了一个低级错误,细想想,应该是九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