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一次

前一次的效果并不明显,可以说是失败的,我需要再来一次。放心吧,不可能是无限次的。

这一次我要演我自己。完全有可能永远看不到剧终,我将永远活在我的戏里。

化解冲突

刚刚看了一篇文章:原文译文

 

虽然受到了幼年生活环境的影响,但这毕竟是一种能力,是可以在后天培养的。

 

两处关键内容:

…, where as other couples—could be one or both individuals—seemed stuck on the disagreement and were incapable of moving on.

这一点应该和性格有关系,所以需要时刻提醒自己:自己希望看到什么样的结果

并且,不应该寄希望于“忘记”,而应该寄希望于自己或对方的“谅解”。

 

If such people have partners who recover well post-conflict, then they may still have a fighting chance.

这一点呢,应该说与性格和能力都有关系。既然是两个人之间的冲突,那么应该和两个人都有关系,需要共同解决问题,需要合作,需要交流。因为在这样的关系中,两个人是一体的,除非已经放弃。

 

自己到底有什么问题?需要想一想。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对话(一)

2010年的6月13日,在喝了点酒以后,写了一些自己的心里话,也许,喝了酒以后表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自己。就像在若干年前的那么几年当中一样,自己的抽屉里经常放着一瓶酒,表面上看好像是为了思考问题,但实际上可能是为了放松。

不过,现在已经不怎么喝酒了,偶尔喝一点也不是为了放松了,但实际效果还是有的。

那天写的对话,完全可以看作是和“??”的对话。不知道应该把这叫作“喻”,还是“谕”。查字典得知,“喻”同“谕”。

抄下来,再次回味一下。

:需要松绑吗?

:松绑?我被绑住了吗?

:我没有绑你,是你把自己绑住了。

:也许是吧。我需要把所有的都卸掉,所有的。但~~~,那还是我吗?

:那是你,那是真正的你。

:那我为什么要长大,为什么要成熟?

:因为~~,因为~~,因为你不属于你。

:那我属于谁?

:你属于我!

:你是谁??

: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