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静

难道我真的出不来了吗?难道真的是把某些东西看得太重了?什么是最重要的?问自己,自己的心,但心是会变的。

也许真的不了解自己,确实应该鄙视自己。不经过鄙视,不应该有自信,否则,那是狂妄。

什么是我必须做的?让自己活到死的那一天,但不能像行尸走肉一样。
或者换一种问法
到底为什么而活着?为自己,我承认这是自私。我甚至承认,我帮助别人也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让自己心安,因为那是我应该做的。
据说,人应该稀里糊涂地活着,像行尸走肉一样会很快乐。

在这种情况下该不该自上而下地思考问题?没有答案。

什么是我应该做的?什么是我应该承担的?

有个朋友跟我说:只要尽力了,就不要……。真是一句废话,说白了就是不要后悔,也不要放不下。
我后悔吗?没有。
我放不下吗?还有机会,为什么要放下?如果是应该承担的,凭什么能放下?
什么是尽力?本身就包含有矛盾,除非所做事情有明确的时间限制。只要没有死就不算尽力;如果已经死了,那后面的也就不存在了。

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还会想到这些呢?心不静。

Advertisements

“重演”

那天,已经是午夜了,坐在火车上脑子猛地回到了2000年,因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没有照镜子,样子应该是变了,不过,即便照镜子也已经想不起来那时候的样子了)。也许是自己刻意安排的,买票的时候专门买了晚上的硬座。

说是“重演”,但充其量也只是貌似,目的地不一样,心态应该不一样,精力也许一样,对目的地的熟悉程度一样——非常陌生、仅仅存在于想象中。最不一样的应该是目的,目的的“方向”不一样。

同样买了地图,同样是看着地图才找到了东南西北,同样漫无目的地转悠了个把小时,同样随便上了一辆公共汽车,同样在车上睡着了,同样……,从数字上看,居然连住的地方的房价都是一个量级的。

血不像那时候那么“热”,但足以让它流起来;底气也不像那时候那么“足”,但再不足也不至于垮了;看到的也不像那时候那么有冲击力,因为这些都见识过。
想的比那时候多了,思考的比那时候宽了,带回去的应该也不会是一个类型的东西了。

刚才在大厅里坐着,一抬头,看到了几个英文字母——“Wi-Fi”。
这次走之前,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要去哪儿。
明天,去哪儿呢?~~恩!

对 JavaScript 中 prototype 的理解

刚才看一篇文章的时候,想到了《Javascript继承机制的设计思想》,因为我在文章后面留言了。当时留言的时候,单单是站在面向对象的角度来思考那个例子,至于 Brendan Eich 是如何理解 “prototype” 的、添加这个属性的目的是什么,并没有过多的思考。

既然当时留言的时候和别人的理解有些不一致,那么其中应该有自己没有考虑到的地方,于是翻了一下 ECMA-262 (5.1 Edition),其中的“4.2.1 Objects”有相关的说明。

首先,“prototype相当于是模板,仅仅是将其成员复制到对象中”,这样理解是有问题的,的确不是“复制”,而是“共享”。
这和自己平时在 JavaScript 中实现继承的方式有点关系,可以说还没有完全融入到 JavaScript 语境下。我平时的写法是:

SubClass.prototype = new SuperClass();

以至于考虑问题时,潜意识中把其中的 “new” 省略了,把 “prototype” 和 “constructor” 混了。

不过,仍然保留我第一条留言所持的主要观点——例子不恰当。

也许,在领会 JavaScript 中的 OO 思想时,不应该有 “inheritance” 的想法,而应该是 “reference” 或 “share”。这样,在思考问题时会顺点。

高级动物

——窦唯

矛盾 虚伪 贪婪 欺骗
幻想 疑惑 简单 善变
好强 无奈 孤独 脆弱
忍让 气忿 复杂 讨厌
嫉妒 阴险 争夺 埋怨
自私 无聊 变态 冒险
好色 善良 博爱 诡辨
能说 空虚 真诚 金钱

哦我的天 高级动物
地狱天堂皆在人间

伟大 渺小 中庸 可怜
欢乐 痛苦 战争 平安
辉煌 黯淡 得意 伤感
怀恨 报复 专横 责难

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