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Riding – 搭便车

Advertisements

该死的碑

引文: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7444089/

不,是两个人合力树起了两座纪念碑。我可以把属于我的那座先拆掉。

不,每个人都可能为别人树了很多座碑,别人也给自己树了很多座碑。

自己给自己树的,自虐也罢、自恋也罢,别人管不着;
自己给别人树的,是作孽,拆掉;
别人给自己树的,是压迫,拆掉。

别人能做到吗?不,我自己能做到吗?

认识我吗?

在《费恩曼物理学讲义》中看到一句话,看着看着我就笑起来了(哑然失笑?)。第一卷,128页,摘抄如下:

……企图用纯的物体如铜在铜上面的滑动来测量 μ 将得出虚假的结果。因为接触的表面不单纯是铜,而是氧化物和其他杂质的混合物。如果我们想要得到绝对纯的铜,即使清洗和抛光表面,在真空中对材料除气,并且采取各种可能想到的预防措施,我们还是不能测得 μ 。因为即使我们把装置倾斜到垂直位置,滑块仍不下落——两片铜粘在一起了!对一般硬度的表面来说,摩擦系数 μ 通常比 1 小,而这时 μ 变得比 1 大上好几倍!出现这种意想不到的现象的原因是当相互接触的原子全都是同一种原子时,这些原子无法“知道”它们是在不同的铜片上的。当原子存在于其他氧化物、油脂和更复杂的玷污物的薄表面层时,原子就“知道”它们不是在同一部分。当我们考虑到正是原子之间的力把铜原子结合在一起成为固体的时候,就会明白,对纯金属是不可能得出正确的摩擦系数的。

突然想到一个单词:recognize.

驯服

你们套牢的只是我的肉体,我的心依然是自由的。

作为给你们的安慰,我可以被“驯服”,但你们不觉得这是自欺欺人吗?

我不会恨你们,因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你们爱我,只是这个爱有点狭隘而已。

你们的自以为是会让你们尝到苦果,可悲!

我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但那是你们的自由。

有人觉得我像个布道者。不,我不配!

《士兵突击》,我曾经向很多人推荐过。我愿意成为那条逆着跑的狗,也许我现在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