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名号

“专名号”就是专有名词下面的那条下划线,印象中在一些繁体的书中见过。详细的介绍可以看一下维基百科,或者知乎上的这条问答

之所以要说这个符号,是因为发现在HTML5中仍然保留了 “u“ 这个标记(element)。在HTML4中,“<u>“一般仅仅是用来给一段文字加下划线。按理说,像这种和语义没有关系的,在HTML5中应该是被废弃了。不明白,于是查了一下,在 W3C 看到了这么一段话:

The u element represents a span of text with an unarticulated, though explicitly rendered, non-textual annotation, such as labeling the text as being a proper name in Chinese text (a Chinese proper name mark), or labeling the text as being misspelt.

其中的“Chinese proper name mark”就是“专名号”。

它和下划线很像(这也许也是HTML5还沿用“u”的原因吧),所以浏览器们就直接用下划线代替了。但是如果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比如像前面链接中提到的那样:两个专有名词连在了一块儿(“巴斯普莱奥里酒店”),问题就出现了,下划线让人分不清那是几个专有名词了。

怎么办?

首先想到的就是两个词中间加一个空格,但这样做的话虽然样子像了,可是它把文档中的数据改变了——多了个空格。(可能有点吹毛求疵了)

不管怎么说,这毕竟仅仅是样子的问题,和内容没有关系,还得考虑用CSS:

u::before{content:" "}
<!--在前面加一个空格-->

还是不行,空格下面也加上下划线了,下划线还是连在了一块儿。

虽然很不喜欢下面的这种方法,但现在看来只能用它了:

u{margin:auto 1px}
<!--左右各加一个像素的边-->

为什么这么麻烦呢?

也许是因为人们不怎么用它吧,连Unicode中都没有收录。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即便Unicode收录了,具体处理起来也很麻烦。很有可能还真是没有办法,毕竟像中文这样在词和词之间没有明确的分隔符的语言,你如何标记一个词的开始和结束呢?如果不知道开始或结束的位置,那怎么知道这条线该从哪儿断开呢?

对,也许就是因为这,它才没有在Unicode中作为一个组合字符(Combining character)出现吧。

书单(2011-05)

连续两三个月都没有完成读书计划,看来现在的阅读速度下降太多了,记得几年前的速度大概是10万字/天。那时候快的原因,一方面是看的书里有一部分文学类的;另一方面是闲暇(脑子空着)的时间比较多——即便是加班,最起码下班后就没事了。

算了一下,上个月纸质书的阅读量大概是20多万字。按照这个速度,这个月就不在书单里增加新书了。

 

看了一部分《人类理解研究》,读起来的确有些不顺,但还能读下去,不影响理解。

这个书名可能会引起误解——起码我是误解了,看到这个题目后,首先让我想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看了部分内容后发现,我错了。可能吕大吉的翻译——人类理智研究——更好点,但我觉得翻译成“人类智慧研究”比较恰当。

 

精神食粮不能小觑,但也不应该过分依赖。自己能把这一年多的时间挺过来,书功不可没,不同类别的书起着不同的,并且可能是互补的作用,因为在这样的阶段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恶补。

当然,光看是不行的,更重要的是思考,即不能照搬。还好,我的本性不允许我照搬。

书单(2011-04)

上个月的计划没有完成,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差——仅仅看了不到两本(《娱乐至死》和《高德拉特问题解决法》的前半部分)。当然了,快并不一定是好事,可那个计划也是按照我以前的阅读经验做的呀。只能说,上个月的心情还是比较乱,甚至比之前的几个月还要乱,静不下心来读书。

读书可以让自己沉浸在其中,让自己静下来,可心静不下来,又没法读书,循环!?可能是这些书没有足够的吸引力,或者有更重要的事情吸引着自己,也许兼而有之吧。

 

言归正传,4月份的:

《论摄影》、《生活之路》(部分)、《黑天鹅的世界——我们如何被随机性愚弄》、《人类理解研究》、《世纪中兴——无机物和胶体》,以及《高德拉特问题解决法》的剩余部分。

 

 

我手头的《人类理解研究》是关文运的译本,据说还有一个吕大吉的译本,如果这本翻译得的确很差,那再说另一本吧。

对于《生活之路》,不应该像读其它书一样读,我想象中的阅读方式是:脑子空空的,不纠结、不兴奋,甚至可以是无精打采、疲惫,拿过来,随手翻开一页读下去,能读多少算多少,然后合了书,呆呆地坐在那儿。以我对自己的观察,正常情况下,一次最多也就连续读上五六页。

化解冲突

刚刚看了一篇文章:原文译文

 

虽然受到了幼年生活环境的影响,但这毕竟是一种能力,是可以在后天培养的。

 

两处关键内容:

…, where as other couples—could be one or both individuals—seemed stuck on the disagreement and were incapable of moving on.

这一点应该和性格有关系,所以需要时刻提醒自己:自己希望看到什么样的结果

并且,不应该寄希望于“忘记”,而应该寄希望于自己或对方的“谅解”。

 

If such people have partners who recover well post-conflict, then they may still have a fighting chance.

这一点呢,应该说与性格和能力都有关系。既然是两个人之间的冲突,那么应该和两个人都有关系,需要共同解决问题,需要合作,需要交流。因为在这样的关系中,两个人是一体的,除非已经放弃。

 

自己到底有什么问题?需要想一想。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